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2-13

文/姜伯静

听闻魅族黄章“又”要重出江湖了!

据媒体报道,在自己生日那天,黄章在魅族论坛中发帖,除了在帖子里感谢了网友的生日祝福,他还表示,“我将重新出山打造我的梦想机,去迎接魅族15周年”。

其实,在不久之前的魅族年会上,黄章就有过类似的表述,他说:“新的一年,我们将回归初心,回归产品,追求我们的热爱,打造我们的梦想机,用我们追求热爱、追求梦想的精神去浇筑我们的品牌。”

看来,黄章真的准备复出了。

前面,我为何要加一个“又”呢?说实话,对于黄章的退居二线,我有些糊涂。

我只记得在2014年2月10日,淡出(也叫归隐吧)魅族管理事务四年的黄章宣布复出。当时,他的一则微博很是吸引人的眼球:“大家好!我刚从火星回到地球,我将以最开放的心去包容,去接纳这个世界。大家都知道我们营销做得烂,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告诉更多人知道,除了小米手机之外,还有更好的魅族手机可以选择。”

看样子,那之后黄章好像又归隐了一次。

上一次,从“火星回到地球”,这一次“重新出山”,所以我用了个“又”字。

且不在这些文字上计较了。回归正题,黄章出山,魅族未来会怎么样呢?我感觉,虽然黄章“又”出山了,但魅族已经很难改变!

这里,我并无任何贬损魅族之意,说实话多年前我还曾经对魅族无比崇敬。那我为何说魅族已经很难改变呢?因为他要面对三个困难。

第一,中国智能手机格局已经今非昔比。

2011年也好,2014年也罢,彼时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远不是今天的模样。至少,那时苹果还高居神坛,让人仰视;至少,那时小米还蒸蒸日上,让人瞩目。

但今天,苹果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跌落凡间,华为的综合出货量在国内厂商中足以傲视群雄;而蓝绿大厂颇有后来居上之势,甚至还有与华为一搏的意思。至于魅族当年的主要对手小米,已经开始“韬光养晦”了。

如果按照阵营划分的话,以全球出货量为标准,国内这些厂商,华为为一档,蓝绿大厂为一档(虽然OPPO在国内市场可以威胁到华为),小米、联想、中兴为一档,其余为一档。

在这种形势之下,已经在事实上成为“第三阵营”甚至说是“第四阵营”的魅族如何挑战这种格局?

第二,我认为魅族已经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魅族最好的机会是哪一年呢?正是2015年、2016年。

2015年,因为有资本的汇入,魅族粮草充足;2015年,亦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疯狂增长的一年。

2016年,则是各手机厂商重新定位、划分势力范围的一年。君不见小米的滑落、华为的强盛、蓝绿大厂的崛起都在这一年吗?

魅族2015年总销量突破了2000万台,同比增长达350%。这个增长的百分比强大,但量级不够。而2016年,魅族算是完成了任务,但根据数据机构的数字显示,出货量不过是2200万台。

两个最重要的年份,魅族作为不大,失去了大好的机会。而2017以及之后的年份,则是极为凶险的年份,甚至是洗牌的阶段了。

第三,机海战术对魅族的伤害太大。

据统计,2016年魅族一共开了11场发布会,发布了14款产品。这,是不折不扣的机海战术。

而联系到魅族2016年的销量(2200万台),魅族的机海战术在效率上可谓低的可怜。与各厂家都有自己的拳头产品相比,魅族让人印象深刻的产品不多。

可以说,机海战术以及频频的发布新品对魅族的伤害太大,一是对厂家,二是对用户。对厂家来看,效率不够;对用户来看,除去死忠用户,普通用户对每月一款的新机会是欢迎的态度吗?

那么,魅族的机海战术容易掉头吗?我担心的是,魅族已经有依赖机海战术打知名度的依赖心理了。

这三点,是黄章和魅族面对的困难。

当然,魅族也并非没有利好的消息。比如,魅族已经开始盈利,魅族与高通在专利纠纷上已经和解,还有黄章的“工匠精神”,等等。但是以上三点,却是重新出山的黄章最需要面对的三个困难。如果应对不好,比上非常不足、比下稍稍有余的魅族,未来很难改变。

(姜伯静 iDoNews 专栏签约作者)

2017-02-10

文/姜伯静

华为、OPPO,不要执着于出货量了!

“我全球出货量比你高!”“我中国市场出货量比你高!”

“我高!”“我高!”“我高!”“我高!”……

这是什么梗?这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充斥在各类消息中的一种明争暗斗:华为与OPPO在销量谁是第一的明争暗斗。

看上去,就像前几年华为与小米的口水之争。只不过,主角之一由小米变成了OPPO。

华为与OPPO的口水之争,源于一些数据机构不同的统计方式。

根据调研公司IHS Technology的数据显示,2016年,华为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39亿部,为中国智能手机厂商之首;OPPO出货量9500万部,排名第二。注意,这是包含海外出货量的统计。

而IDC的中国国内手机出货量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OPPO中国国内手机出货量为7840万部,市场份额为16.8%,排名首位。而华为的国内出货量为7660万部,市场份额为16.4%。注意,这是仅限于中国国内市场的统计。

正是因为有了这两种不同角度的统计方式,也就有了两个“第一”。所以,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亦或是媒体的刻意安排,总之华为与OPPO的第一之争看上去很有趣。

但是,这种名誉之争在今后还有多大的意义呢?

君不见,曾经的“第一”小米,在2016年的海内外总出货量已经滑落到5800万部;“中华酷联”俱乐部曾经的重要成员中兴,已经再也难以冲击国内前三,而酷派则干脆就没了踪迹。如果痴迷于出货量这个数字,而忽略了基础,城头变幻大王旗,没准儿明天就是别人的天下了。

就在我们整天嚷着“我是第一”的时候,已经把中国国内市场出货量第一拱手相让的苹果,正继续在闷声发着大财。

日前,Canaccord Genuity的数据显示,2016年四季度,苹果智能手机销量在全球所占份额约为18%,但是与销量相比更为巨大的是,它所获得的利润却占了整个产业的92%。

当然,Canaccord Genuity的数据可能有失偏颇。因为根据国内媒体报道,按照Canaccord Genuity的数据显示,2016年四季度全球6家主要智能手机制造商有4家盈利,分别是苹果、黑莓、三星和索尼。除去苹果92%的利润,三星占9%,索尼只有1%,黑莓连1%都不到。按照这种说法,难道中国的手机厂商都赔钱不成?显然并不合理。

但是,这依然能反映出目前智能手机领域利润分成方面的严重不对称。

按照苹果最新一期财报显示,苹果该财季营收为783.5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758.72亿美元增长3%;净利润为178.9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83.61亿美元下滑3%。其中,大中华区营收为162.3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83.73亿美元下滑12%。

显而易见,尽管苹果当季利润不如之前,但在中国区销量萎靡的情况下,其在中国区之外市场的表现是很亮眼的。而其营收、利润的量级,更是让国产品牌难以望其项背!

作为对比,我们不妨看看中国制造业翘首也是我们骄傲的华为。根据公开的数据,2016年,华为消费者业务预计实现销售收入人民币178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

至于华为手机在2016年全年的利润,目前尚无说法。

不过,在2016年上半年,却有一个关于华为手机利润的数据。2016年7月25日,华为发布了2016年上半年经营业绩报告。报告显示,华为上半年营收为2455亿元(约合370亿美元),较2015年同期增长40%。但是,有一个瑕疵,那就是华为在这半年的经营利润率为12%,低于去年同期的18%。

据说,任正非对华为手机的利润并不满意。

而OPPO的状况,能比华为强到哪里去呢?

苹果能够占据这么大的利润优势,我想与其雄厚的技术优势密不可分吧?想一想在2016年焦头烂额的三星,看其财报在利润方面也不差,原因也大抵如此。

所以,我想说,华为、OPPO,别在执着于出货量了!有更重要的东西等着你们去追求。

最后,想起小米给自己的2017定下的目标:销售额达到1000亿元人民币。也许,这是个不错的策略和目标。

2017-02-09

文/姜伯静

中国手机品牌不再便宜可能是个假象!

2017年开始,有很多观点认为,经过2016年一年的锤炼,中国主要手机品牌逐渐与“廉价”渐行渐远。

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日前国内媒体报道称,根据韩联社2月7日的消息,市场调查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3季度,中国主要手机制造商华为、OPPO和VIVO三家智能手机平均单价为184美元(约合人民币1262.24元)。其中,华为均价218美元、OPPO均价186美元、VIVO均价148美元。

作为对比,两家主要国际手机品牌苹果和三星的平均售价则是:苹果均价617美元,三星均价222美元。这样看,国产三强的均价与三星的均价相比,距离已经越来越小。

但是,中国手机品牌不再廉价有可能是个表面现象。如果翻看2015年的数据,您会发现事实远非如此。

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DC)的数据显示,2015年,上述中国主要手机品牌的平均售价是这样的:根据数据,华为在2015年的平均售价213美元(2014年为176美元),OPPO在2015年的平均售价231美元(2014年均价242美元),Vivo在2015年的平均售价是208美元(2014年均价229美元)。

两相比较,除了华为的平均售价比2015年略有提升外,OPPO和VIVO的平均售价竟然是下降甚至大幅下降的。

难道,我找错了数据?

除非我所引用的数据有太大的水分,或者国内媒体在报道时出现了谬误,否则,我认为中国手机品牌不再便宜极有可能是个假象!

在2016年,我就曾经针对国产手机品牌的发展提出过一个观点:“国产手机,是提高平均售价还是继续深入亲民?”当时我认为只有亲民才是出路。而回看2016年各大国产手机厂商的业绩,我发现业绩飙升的OPPO和VIVO,很有可能是因为其价格的持续亲民,而并非持续昂贵。而回溯华为历次重要产品的发布,其很多重要产品的海外售价是高于国内售价的。

这样看,中国手机品牌真的是不再便宜了吗?我越发感觉这不再便宜和摆脱廉价是一个假象。

当然,联想起日前以性价比起家的小米对其旗下红米4系列的提价,以及随后魅族某款产品的涨价,我们的千元以下机型可能会有一个涨价潮。这是因为原材料成本压力的加大,本来就狭小的千元以下手机市场利润空间受到挤压,涨价已经在所难免。但即便是涨价,千元以下级别的手机,又能涨到何处?提升一二百元就能改变实质身份吗?不尽然吧!

至于2016年年底数家国产品牌推出的“高价手机”,究竟是噱头意义还是实质意义,还有待时间来验证。但仅凭这些销量上无关痛痒的“高价手机”,就能让中国手机在整体上有变化?

结合前面的数据,再看看2016年在智能手机市场混的风生水起的华为、OPPO和VIVO,究竟是不再廉价助推了中国手机的销量还是继续便宜拉动了销量的提升呢?在更新、更权威的数据出炉之前,我们还真的没法子说这个问题。

其实,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整体量级的提升,完全是依赖于当初大厂商低价智能手机的横空出世。如果没有大批低价智能手机的出现,恐怕今天很多人还用不起智能手机或者相当大一部分智能手机的市场还控制在山寨机手里吧?

当然,2016年中国手机品牌销量的飞跃是不是受益于其平均价格的亲民,这个问题还有待商榷。先抛开这个问题,而如果真的如某些观点所言,未来中国手机品牌真的均价飙升,那么我们有理由怀疑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能否支撑这种价格大跃进!至于购买力之外的消费心态,至少从苹果的均价看,其2016年617美元的均价是低于其2015年718美元均价的。

而据说锤子在未来将放弃千元机,对此我只能报以“呵呵”二字了!

在2017年,手机市场的竞争或许更加具有技术性。但除非我们的手机厂商在国外卖出高价,否则其均价飙升进而摆脱廉价形象很难,个别高价机是起不到这个作用的。而很多人所说的中国手机品牌不再便宜,我感觉在过去的206年可能只是个假象!

未来,别样的性价比依然会继续存在,否则中国手机市场庞大量级的基础和增长点在哪里?

(姜伯静 首发iDoNews 专栏)

2016-12-22

华为等中国智能手机品牌追上苹果还需要多久?

当余承东第一次说华为要超越苹果的时候,我认为这只是一个肥皂泡!

当余承东第二次说华为要超越苹果的时候,我认为这只是一个玩笑!

当余承东第三次说华为要超越苹果的时候,我认为这怎么可能?

当……

在余承东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要超越苹果的时候,很多人包括我在内对华为手机的这个目标冷嘲热讽。因为很多时候看上去,那确实很是虚幻。

但是,在2016年多半年时间里,我突然发现,中国智能手机与三星苹果的距离越来越小,华为手机以及中国智能手机品牌超越苹果的这个目标好像有戏了。

日前,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73亿部,同比增长5.7%。而在这个不温不火的增长中,三星和苹果虽然依旧排名前两位,但颓势尽显,优势不再。

受Note 7爆炸事件的影响,三星手机本年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为19.2%,而2015年同期则为23.6%。苹果手机市场份额则由去年同期的13.0%下滑至11.5%,市场份额已经创下2009年以来的市场新低。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强势崛起。

华为的市场份额,由去年同期的7.7%,提升至本季度的8.7%;OPPO的市场份额,由去年同期的3.4%,提升为本季度的6.7%;步步高(包括vivo和一加品牌)的市场份额,由去年的2.9%,提升为本季度的5.3%。

这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是,华为的市场份额8.7%与苹果的市场份额11.5%已经非常接近,不足3个百分点。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华为追上苹果已经有戏了呢?或者说,我们可以思考,华为追上苹果还需要多久?中国智能手机品牌追上苹果还需要多久?

我感觉,这个目标很现实,但是仍须努力。

首先,与2016年第二季度的数据相比,华为、OPPO进步不明显,华为甚至在退步,而三星退步更为明显。

先举一个数据。

IDC2016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报告显示,2016年第二季度,三星出货量为7700万部,市场份额为22.4%;苹果出货量为4040万部,市场份额为11.8%;华为出货量为3210万部,市场份额为9.4%;OPPO出货量为2260万部,市场份额为6.6%;vivo出货量为1640万部,市场份额为4.8%。

如果拿今年第三季度和今年第二季度这个数据相比,华为与三星的距离在缩小,而与苹果距离变化则不是太明显。OPPO,同样如此。

三星溃败的机会,被中国品牌抓住了,但没有显示出个体的优势,比如某个大品牌的优势。假如说华为抓住三星留出市场空白的机会的话,结果会如何呢?

其次,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手机品牌,利润率还是不太高。

我们还是看一则报道。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根据一项最新研究,“现在苹果占有了智能手机行业100%以上的利润。今年第三季度,在全球智能手机行业所产生的利润中,苹果一家的利润所占比例为103.6%。这可能是因为,同时期其它智能手机厂商大多数亏损,意味着整个行业的利润要低于苹果一家的利润。今年第三季度,三星电子占有智能手机行业0.9%的利润,所占份额名列第二位。”

应该说,华为、OPPO、vivo这三个品牌,算是中国智能手机利润率的佼佼者,但与苹果、三星相比,还是有很大距离。更遑论那些赔钱的中国手机品牌了。

而为了追求利润率,OPPO、vivo还背上了低配高价的包袱。

第三,OPPO最近的专利官司表明,中国手机品牌的路还很长,华为任重道远。

毫不夸张的说,印度市场的专利之殇是小米的滑铁卢。从那个时候起,小米开始归于平庸。

而OPPO、vivo在印度被诉侵权,会有什么样的最终连锁结果呢?这个我们还不太清楚。

相对而言,在专利方面包袱不大的华为,压力要小得多。可是,单兵作战的压力也要大得多。不过,也有可能会因此避免了“窝里斗”。

OPPO最近的专利官司表明,国外的厂商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收割”你的机会,除非你还没有做大。所以,中国手机品牌的路还很长,而领头羊华为则任重道远。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华为等中国智能手机品牌的进步非常明显,但追上苹果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出货量数字,还有诸如利润、专利等很多内在的元素。

所以,华为等中国智能手机品牌追上苹果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姜伯静  首发iDoNews 专栏)

个人微信:jiangbojing-2014

微信公众号:jiangbojing2013,或搜索“姜伯静”,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2016-11-08

乐视与小米是殊途同归,贾跃亭应该效仿雷军!

当笔者还沉浸在珠海航展的兴奋中时,乐视的危机在早就有征兆却略显突然中爆发了。这,让我有些始料不及。

当然,爆发的形式很是“体面”,始于贾跃亭的一封“全员信”。想一想,这远比其他的形式好得多。

当然,舆论的力量无非是“痛打落水狗”,无论是谁“走麦城”的时候,都会有大批的脚踩上去,让它无法从水中伸出头来呼吸。这其中,有没有“受害狂想症”早就臆想的同行,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有些人不怕事情多,愣是“伪造”出了雷军、周鸿祎等人讥讽乐视的聊天记录。之所以说他们是伪造,显而易见,哪有这么多大佬“众口一词”、一字不差的?而是事实上,一些当事公司也对此进行了否认。

可就是这种一看就很假的玩意儿,却引起了乐视和小米的隔空对战,尽管他们已经不是一次这样互掐了。可是,这一次却显得幼稚可笑,因为一则水的无法再水的谣言。

“乐视生态”官方微博将网络疯传的雷军聊天记录截图,然后很明显的针对小米:“您手机被碾压,电视名存实亡,如果黑科技就是黑竞争对手的手段,那您的黑科技多得罄竹难书”。而小米旗下微博“小米公司发言人”则针锋相对:“请乐视正视自己供应链欠款问题,不要企图用卑劣的手段转移视线。小米同时要求乐视告知股民和用户,公司到底欠了供应链多少钱。”

看上去,好像雷军真的说过那些话一样。

于是,一场本来是经营的话题,成了宿敌的口水之争;严肃的经济问题,成了八卦话题。

不过,二者的针锋相对,却让我越看这两家越有相似之处。雷军与贾跃亭,小米与乐视,何尝不是走着不同的路但最终有了相同的结局呢?其实,乐视与小米,完全是殊途同归!也许,乐视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想着和小米打嘴仗,而是应该从小米身上吸取教训,好好的度过危机。

下面,我们不妨看看二者的异同。

第一,我们必须要承认一点,小米是乐视的师傅。

不管乐视在过去的时间里如何嘲讽小米,但小米始终是乐视的老师。乐视的路径,不管是极致到赔钱的超级性价比手机,还是超前的生态内容理念,基本上是来源于小米模式的。只不过,乐视想乱拳打死老师傅时,心有余而力不足罢了。

第二,我们应该看到,小米的扩张模式和乐视的扩张模式如出一辙。

小米,以小米手机为圆心,向“小米杂货铺”延伸,虽然如今“四不像”,但却涵盖了诸多领域。而乐视,依托乐视网,在硬件等方面大肆扩张。二者,可以这样说,都从自己擅长的领域出发向自己不擅长甚至陌生的领域进军。最大的区别就是小米谨慎,不敢去触碰汽车,而乐视更大胆罢了。

第三,雷军和贾跃亭,都是极具互联网野心的人。

雷军是互联网的老兵,见证了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贾跃亭,出道晚于雷军,虽比雷军小上几岁,志向却不逊于前辈。

两者,一个是绵里藏针,一个是锋芒毕露。但是,都是想在互联网一统江湖的人物。雷军当初,对小米手机的期待不会弱于华为;而乐视,则目标更大。

第四,雷军和他的小米在创业途中狠狠地摔了一跤,而乐视亦是如此。

历史不再回溯,小米手机陷入了低谷,原因很简单,空中的楼阁。而今天的乐视,亦是陷入了经营与舆论的双重困境,原因和小米差不太多。

以上,是小米和乐视的“异曲同工”。

不过,小米算是暂时稳住了阵脚,而乐视的一切危机才刚刚开始。既然乐视与小米是殊途同归,那贾跃亭为何不效仿雷军和小米呢?

比方说:小米渗透的领域也很多,但却大多是投资,而并非把自己也拉入风险旋窝;小米在危机来临时,及时抽身而退,不再争当出头鸟,所以并没有输的一塌糊涂。小米和雷军爱说那句话:“回归初心。”乐视,是不是也该如此呢?

前面的小米,走过的很多路,完全可以给乐视借鉴。乐视的这张“大饼”以及那口烙饼的大锅,是时候该熄火了。

不过,二者最大的区别是:小米的钱袋子至今没有显出有多瘪,但乐视的资金链却成了个大问题。这个问题,实在是难以解决。但我相信,乐视和贾跃亭应该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乐视与小米是殊途同归,贾跃亭应该效仿雷军!如何?(姜伯静  首发iDoNews 专栏)

个人微信:jiangbojing-2014

微信公众号:jiangbojing2013,或搜索“姜伯静”

2016-09-14

被禁飞之后,三星手机还能挽回自己的声誉吗?

三星手机,已经即将彻底被自己打败了!

世人可以容忍你的性价比不高、系统的不流畅、不保值,但永远不能容忍你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隐藏在自己身边。

就目前的情况看,虽然三星召回了数以百万计的Note 7手机,却并没有对三星手机陷入信任危机产生丝毫的正面影响。相反,它的召回,却在某种程度上助推了它滑入信任泥淖的速度。我想,这恐怕是三星高层始料未及的。

这次召回,有些两面不讨好、里外不是人的意思。

第一,尽管在中国区之外的市场实施了召回,但中国区之外的市场对三星Note 7的态度并不“友好”。

虽然方式不同,但近几天以来,美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多国交通部门和航空公司已经对三星Galaxy Note7手机实施了“禁飞令”。

我感觉,这种禁令,源于某些国家的传统习惯性恐慌(比如美国对9.11事件至今心有余悸)。而三星手机,恰恰赶上了这个关卡。

第二,对中国市场的“双重标准”。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里提到过,中国市场的特殊政策只会适得其反。

你说中国市场的三星Galaxy Note7手机电池没有问题,也许是真的。可是,三星手机已经处于全球信任危机中,中国市场就能独善其身?这很难让人相信。

铁杆、胆大的三星粉丝消费者去购买三星Galaxy Note7手机,我们无法干涉人家的自由。可是,某些机构却有理由对此担心。

根据报道,继国外一些国家的航空公司把三星Note 7加入禁飞名单以后,中国的海航集团、首都航空也发通知禁止员工和乘客携带三星Note 7登机或者托运。香港航空也已发出指引,要求携带或使用三星Galaxy Note 7智能电话的乘客于航机上保持该款电话的电源关闭、不可充电或存放于寄舱行李内。

看这两点,三星召回的市场,人家没有领你的情;三星没有召回的市场,我们照样不放心。

我想,三星应该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局面。

而航空公司的“禁飞”,直接影响就是加剧消费者对三星Galaxy Note7手机甚至三星手机的排斥程度。

外媒报道,HI投资与证券公司的分析师Myung Sub Song分析预计,Note 7手机今年第三、四季度的出货量最多有600万部,远低于此前预计的1200万至1500万部。销量,或不及预期一半。

而在我看来,这种预计还是乐观的。因为随着航空公司的“禁飞”,联想一下,谁知道火车会不会“禁运”呢?这种影响,可能会愈演愈烈。

在这种形势下,三星手机还能挽回自己的声誉吗?我感觉,这需要相当漫长的时间和极大的代价。它想挽回声誉,至少得做好以下几点。

第一,技术上的合理解释。

迄今为止,我们尚未看到三星官方关于电池爆炸的一个诚恳的、合理的解释。

在现有的报道中,我能看到的解释非常简单。根据报道,三星曾在一份声明中说到:“电池的阳极与阴极发生了接触,导致出现过热的状况,这是非常罕见的错误。”

如果是这样的解释方式,很难让消费者信服。

第二,让三星Galaxy Note7手机寿终正寝。

据称,召回后的三星Galaxy Note7手机就要重新推向市场了。

试想,“回炉”之后的三星Galaxy Note7手机。就能够让消费者放心吗?就能让航空公司放心吗?我想这是很难的。

而比重新投放市场最佳的选择是:让三星Galaxy Note7手机寿终正寝。也就是说,今后,将不会再有让三星Galaxy Note7手机。

这,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第三,用最真诚的方式向所有消费者道歉,尤其是三星的用户。

必须承认,三星的用户基数很大。但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庞大的三星帝国会不会因为Galaxy Note7而崩溃谁也不知道。所以,三星需要一种姿态。

公司领导人鞠躬,这太简单了。

如果给Galaxy Note7用户调换另外的新旗舰产品,向所有三星手机用户提供经济方面的补偿,以此挽回人心,那效果应该会不错。

第四,正视中国市场。

此次召回,虽然不是对中国市场的“歧视”,却也是“另眼相看”。

而这种态度,极有可能会加速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衰退。

所以,三星必须正视中国市场。

如果做到以上四点,三星的声誉或许能够挽回。否则的话,三星能让人铭记的恐怕就是Galaxy Note7手机的爆炸性新闻了。

被禁飞之后,三星手机还能挽回自己的声誉吗?看它自己了!(姜伯静  首发iDoNews 专栏)

个人微信:jiangbojing-2014

微信公众号:jiangbojing2013,或搜索“姜伯静”,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2016-08-25

二线手机品牌离洗牌期越来越近!

前一段时间在“舆论”上很是火爆的一加手机,突然爆出了一则令人惊讶的消息。

8月20日,一加科技通过其官方微博宣布,为了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最需要的地方,位于北京、上海两地的一加旗舰店将于8月22日关闭。

一加的微博称,2015年底公司提出了国内焦距线上市场的策略,一加将坚定地执行这一策略,将所有精力集中到线上渠道。关于如何最好线上渠道,一加科技称,一是坚持走精品路线,未来将只做旗舰产品,确保生产资源效能快速提升。二是持续加大软件开发收入,三是国内近期聚焦线上渠道。

产品宣传火爆,却关闭北京、上海两地的一加旗舰店,反差未免过大。而关闭线下旗舰店的做法,又显然与华为、小米纷纷仿效OPPO、vivo线下销售模式的大潮流背道而驰。在小米的线上营销逐渐失去更大发展空间的今天,一加的做法很让人困惑。

一加京沪旗舰店的关闭,也许是件小事情,不值一提;也许是件大事情,或许是什么的开始。但笔者不敢随意去揣测一加此举的内在因素,毕竟我对一加一直以来的销售状况不太了解。但是,我只知道目前被人们唱衰的小米是在积极拓展线下渠道的,莫说关闭体验店,多开几家还来不及呢。

且不说一加手机了,关于它的话题到此为止。

我想到另一个话题,中国目前的手机市场。

面对目前日趋饱和的国内市场,我有一个预测,不是针对某一家品牌,而是针对整个市场,那就是:二线手机品牌离洗牌期越来越近了!

中国究竟有多少手机品牌呢?在今年4月份,有外媒曾经这样分析:“中国300个智能手机品牌会在一年内消失一半!”也就是说,中国智能手机品牌应该有300个之上。但是,这么多品牌,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不为人熟知的。

如果除去个人的好恶因素,把中国这么多手机品牌分类的话,依照销量、影响力等因素,那我可以按照下面的队伍这样分:一线品牌,华为、OPPO、vivo、小米、中兴、联想等手机品牌;准一线品牌,一些销量已经向一线品牌逐渐靠拢,但还达不到一线水准的品牌;三线品牌,那些广大不为人熟知的小品牌甚至山寨厂商;二线品牌,介于三线与准一线之间的那些品牌。

请原谅,我把二线品牌放在最后。由于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笔者不想举出太多的名字,各位大可以对号入座。

这种分法,可能并不十分恰当,但却也并无太多不妥之处。

目前,一线品牌竞争激烈,准一线品牌正努力向一线品牌进击,广大三线品牌难以扩张势力局势已定。在我看来,最难的就是二线品牌了。二线品牌,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比三线品牌要强一些甚至不少,但又不如准一线品牌。他们,既想向准一线品牌甚至一线品牌进军,却又并无那样的绝对实力。如果拼尽全力,又显然撑不了太久。而又不是每一个品牌,都有像魅族那样被阿里投资的运气。

那么,等待二线品牌的命运会是什么呢?或者关门大吉,或者被收购。

之前大可乐手机的“故事”就不必说了吧,就说眼前的事情。曾经的“中华酷联俱乐部”成员之一酷派,被乐视收购。而锤子手机,亦陷入被收购的流言之中。这说明什么?说明酷派这样的老一线品牌尚且如此,那目前的新老二线手机品牌怕是很难了,或者说某些品牌已经快撑不住了。

为什么会撑不住呢?很简单。

第一是一线品牌中的几个品牌过于凶猛,跟他们硬拼怕是要头破血流。第二是消费者虽然越来越理性,可是还是不免在大品牌意识中“随波逐流”。第三是没有相当大规模的出货量,在利润、产品链方面很难占到优势。第四是出货量达不到规模的话,没有大的资本汇入,或者超强的资本运作能力,那资金会捉襟见肘。第五,缺乏实力,技术研发、新产品的投入都将受到影响。

这五个原因决定了,长此以往,某些二线品牌注定会撑不住的。

日前,IDC公布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2016年第二季度出货量排名中,前四名都是国产品牌。虽然这个数字还有待商榷(主要是针对小米),可是即便按这个数据看,前四名国产品牌的出货量就已经占据了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多半壁江山(56%以上)。由此可见,那些二线品牌以及三线品牌的日子会越来越不会受。

以上文字,并非黑谁,但我感觉,中国二线手机品牌离洗牌期是越来越近了!(姜伯静  首发iDoNews 专栏)

个人微信:jiangbojing-2014

2016-08-22

三星手机复兴,却为何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节节败退?

曾经一度陷于挣扎的三星公司,最近有了改观。

根据CNBC报道,韩国三星公司股价8月18日收盘时创历史新高。今年迄今为止,三星股价上涨了近30%。8月18日,三星以每股164万韩元的价格收盘,三星市值达到232万亿韩元(约合2100亿美元)。

有分析认为,三星公司市值的大涨,第一功臣就是智能手机业务的复兴。在2016财年第二季度,智能手机销售占很大比重的三星IT和移动通讯部门,运营利润同比增长56%。

但事实上,三星手机的出货量却并没有非常显著的提升。

8月18日晚间,Gartner发布了2016年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报告。报告显示,在今年第二季度,三星智能手机销量为7674万部,市场份额为22.3%;而上年同期为7207万部,市场份额为21.8%。与去年同期相比,三星智能手机全球市场份额提高了0.5个百分点。但与2016年第一季度相比,三星手机的销量却是明显下滑了。在今年第一季度,三星销量超过8100万部,市场份额为23.2%。

在销量没有显著增长甚至出现下滑的情况下,三星手机的利润却得到了提升。这,只能说明是三星高端手机的利润比较高。就如《中时电子报》所言,“三星第2季在Galaxy S7手机狂卖之下,净利年增1.7%至5.85兆韩元(约52亿美元)。”

不过,相对而言三星手机的销量也算是稳定。而与利润的提高与销量的“稳定”相比,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表现却并不醒目,甚至说是成为了配角。

IDC在8月发布的报告称,2016年第二季度,中国市场(注意是中国市场)出货量前五厂商是华为、OPPO、vivo、小米、苹果,他们的出货量分别为1910万部、1800万部、1470万部、1050万部、860万部。前三名,较去年同期增长15.2%、124.1%、74.7%,而小米、苹果则同比下降38.4%和31.7%。

这份数据的前五名里,并没有三星的影子。

如果一家的数据不能说明什么,我们再看另一家的数据。

根据Digitimes发布的数据来看,在中国市场,参照出货量,2016年第二季度的前四强依次为华为、OPPO、vivo、小米,市场份额分别为14%、12.7%、11.2%和10.4。苹果排名第五,在中国市场份额为个位数。三星,依然未见踪影。

而在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旗下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中国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达到3.04亿部,同比增长8.1%。其中,国产手机品牌出货量为2.73亿部,同比增长18.7%,占同期国内手机出货量的89.7%。

也就是说,三星手机在今年虽然超越了自己,却未能征服中国市场。

而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这种颓势,已经延续了三年。根据三星公布的年度可持续性发展报告,三星在中国的销售额已经连续三年出现下滑,下滑幅度分别为18%,16%以及15%。按照具体年限看,三星2013年在中国市场创造的营收为40.1万亿韩元(349亿美元),2014 年为33万亿韩元,2015年则降至31万亿韩元。

未来,2016年会如何呢?

那三星手机超越了自己,为何却征服不了中国市场呢?

我认为,一方面还是它固有的顽疾所致。

第一,忽视中国市场的“平民化需求”。

客观地讲,最近两年来,三星的旗舰机做的很成功,销售也很成功。但是,对于中国市场来说,三星也就是仅限于旗舰机方面的成功而已。对于“平民化需求”,也就是非旗舰机的需求,三星考虑的并不周全。除去旗舰机型,三星并没有很成功的中端机型。说它忽视中国市场的“平民化需求”,并不为过。

第二,性价比依然不高。

这个因素,是承接着第一点原因的。尽管中国市场已经逐渐从追求极致的性价比这种消费理念中开始转向,但相对于国产品牌,三星手机(除去新款旗舰机)的性价比依然不高。对此,三星曾经迎合中国消费者的口味,推出过Galaxy C5等中国市场专属机型,但效果并不好。越是这样,越发能显出国产品牌的诚意。

除去这两点故有顽疾,另外一方面,就是国产品牌的强势了。

国产品牌群狼,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华为的强势且不必多说,当小米逐渐平庸后,又来了蓝绿兄弟。谁知道,以后谁会接棒呢?他们,非常了解中国消费者的心态和需求。所以,国产品牌的这种成功是必然的,并非毫无道理的。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三星手机在技术、硬件等方面的优势;也必须承认,在高端机型方面,国产品牌还无力撼动三星的地位。但是,在中国市场,三星就一直靠旗舰机过日子吗?苹果在中国都逐渐被冷落了,更何况是三星!中国品牌也会逐渐在高端产品线发力的。

三星手机超越了自己,却征服不了中国市场!对此,不知道三星作何感想。(姜伯静  首发iDoNews 专栏)

个人微信:jiangbojing-2014

微信公众号:jiangbojing2013,或搜索“姜伯静”,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2016-08-11

金立、vivo等手机收集机主位置信息为什么?

日前,看到了一则不算新闻的新闻。

根据媒体(央视财经)报道,日前,安徽省工商局在对市场上销售的手机进行的质量抽检中发现,金立、vivo、首云、斐讯等6个型号的手机存在着擅自收集消费者位置信息的行为。这些手机中的预置应用软件会在机主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通过Wi-Fi网络、基站等定位技术收集手机的位置信息,机主的个人隐私遭到侵犯。

刚看到这则新闻时我有些奇怪,包括苹果在内的手机,有几个不收集机主位置信息的呢?这,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了。

但是,这则新闻里有一个细节,那就是:“在机主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不知道别人的经历,在我使用手机的历程里,那些动不动就想知道你在哪里的手机虽然惹人烦,但至少会知会你一声,告诉你手机想要获取你的位置。与之相比,报道中这种偷偷的获取,似乎很不讲究了些。

但看一些网友的留言,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看上去,好像不收集用户信息的手机企业才不正常。

这,或许是中国一大部分手机用户的悲哀。被别人强暴了,还习以为常。

但我相信很多人并不甘心这样,我虽然不是上述手机品牌的用户,但我至少想知道,金立、vivo等手机收集机主位置信息究竟是为了啥呢?

我个人的理解是,这些手机(也许是软件)在搜集了用户的信息后,依托庞大的手机销量,形成数量不菲的大数据库,为未来的营销或者其他广告行为奠定基础。

对于我的这种理解,笔者并不敢确定是否有道理,所以我采访了几位安全软件的业内人士以及手机行业的业内人士,听取了他们的意见。

因为有的企业需要避讳,而我又不想给某些企业做广告,更不想给人攻击其他企业的口实,所以,以下内容不出现具体企业名称,但我对他们的支持予以感谢。

国内某老牌安全软件厂商的一位专家,回答了我的问题。

关于手机如何搜集用户信息,他说:“(这些手机)主要是通过wifi,GPS和基站定位技术收取用户位置信息。当用户数量足够大,可以进行大数据分析时,(就可以进行这些分析),比如判断用户在各地区的比例分布、用户的出行特征等等;还有可能会结合其他数据进行分析,比如什么年龄段的用户比较习惯某个时间去特定的场所等等。”

而关于由此可能产生的大数据应用的合理性、合法性,他说:“大数据分析本身无可厚非,但在未经用户许可甚至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收集位置信息,就侵犯了用户的隐私,肯定是不妥的。”

当我提到广告的时候,他说:“广告只是其中一种利用形式。”

安全软件行业人士的态度是这样的,那手机行业的同行又是如何看这件事情的呢?

国内某以安全软件起家、最近主打手机安全牌的企业的某人士则有另外一种看法。刚开始,她对我的问题并不以为然,感觉不好回答。后来,笔者说按照新闻的说法这种搜集是未经机主允许的,这才引起了她的注意。她说:“其实很多时候,这些收集用户信息的事情很多是第三方应用干的。(某些)手机有智能权限管理,可以禁止应用使用这些权限。”

按这样的说法看,手机搜集用户位置信息就可能是另外一种理解了。

这里,因为我尚没有听到手机企业的声音,所以不清楚所谓搜集机主信息究竟是手机本身(预装这个值得商榷)所为,还是第三方应用所为。

但是,不管是谁的过错,不经机主允许的收集信息行为都是涉嫌侵犯隐私的行为。而随之产生的大数据极其应用,也是在法理上值得商榷的。我们的用户,如果对此习以为常,那就很不正常。

金立、vivo等手机收集机主位置信息为了什么?究竟是怎回事?我们希望听到手机厂商的声音,也希望法律对此有一个明确的规定。您说呢?(姜伯静  首发iDoNews 专栏)

个人微信:jiangbojing-2014

微信公众号:jiangbojing2013,或搜索“姜伯静”,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2016-07-01

雷军可能没有撒谎,小米或许真的会在2025年上市!

很久没有写关于小米的文字,因为我感觉,归于平淡的小米远比处在风口浪尖的小米要真实的多。

但日前雷军对于小米何时上市的“计划”,让我对这个已经在事实上摔了跟头的营销王者又重新注意起来。

6月29日,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近日在2016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小米实施IPO的时间点大约在2025年,即9年以后,雷军并未解释为何是2025年,仅表示目前公司主要精力在实体店拓展和新产品研发。他说:“我认为,我们至少需要15年时间才能准备好IPO。我认为,小米需要得到用户发自心底的信任。”

9年,人生能有几个9年?又有多少公司撑不过9年?9年,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如沧海一粟,可在以秒为单位的互联网时代,却又显得那么漫长。

我相信,雷军此语一出,肯定又会惹来一番风雨。

有人认为,雷军这是在安抚部下。但是,我感觉,雷军说的是有道理的。短期内上市并不见得是件好事情,也许,小米真的会在2025年上市!

抛去对小米手机饥饿营销方式的反感,我感觉雷军算是中国互联网对“上市”二字有着最深刻理解的不多的几个人之一。他在别的方面可能会云山雾罩,但在上市这个理念上,他说的没有太大的问题。

“上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对此,雷军有发言权。

雷军真正一手操持上市的企业,应该就是金山。

但是,想想当年金山上市的历程,是何等的艰难。

金山,从筹划上市到上市成功,历经了8年。“八年上市啊,一个正常人都给折腾成神经分裂了!”后来,雷军如此感慨。

上市之后,金山又经历了雷军退出、雷军复出、求伯君归隐等一系列波折,以及360免费的冲击。我就想,假如没有上市之后雷军从金山的退出,今天的互联网格局或许会是另一番样子。但历史没有假设,现实就是现实。

回过来再说小米,如果小米将来能够上市,那作为继金山之后雷军亲手抚育的上市公司,雷军自然不希望让它出现什么差池。

与金山不同,当年金山尚有求伯君,甚至还有张旋龙。而今天的小米,可以说是雷军一手缔造。

今天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是“速食主义”大行其道的环境。快融资,快上市,快套现,然后会不会快死亡呢?这个就不太好说了。

而小米这样的公司,不管上一次估值有多高,可对于这样一个尚缺乏用户粘性的企业来说,快速上市就会意味着快速滑落、衰败或者各式各样的“内讧”。那么,它短期内上市的话,即意味着速死。

而目前的小米和雷军,是彻头彻尾的创业公司和创业者。我相信,手机绝对不是雷军的终极目标,他依然在创业。尽管小米已经有“杂货铺”这个毁誉参半的名字,可是,也许“杂货铺”才是雷军的真正理想呢!手机这个单一业务,生命力不会太强大。

而创业途中,把过多的精力投入到上市上去,显然是不合适的。雷军曾经有这样一句话:“女人最难的是生孩子,男人最难的是上市。”而金山上市的艰辛,可以用这句话来体现:“这八年里,我们是带着手镣脚铐跟别人比赛跑一万米。大量的精力都在准备上市,天天担心账面是否盈利,有钱不敢花,花了就是亏损,还要把家底拿出来搞WPS研发。这个事要做,那个事要做,这个话不能说,那个事不能做。”

现在的小米,国内销量稍稍有些滑落都经受不起,国外的市场还在起步,其他衍生产业刚刚开始,这样的时刻上市有什么用?

雷军已经不年轻了,小米或许是他最后一个创业企业,他自然想把它做到最好。

雷军曾经错过了互联网一个最好的时代(周鸿祎的360风光时,他雷军一度只能干看着),他应该不会再错过这个以及下一个时代。

雷军可能没有撒谎,他也许就是这么想的,小米或许真的会在2025年上市!

但关键是,小米能不能坚持9年,9年之后的人会不会用小米的产品,这才是个最根本的问题。不过,6年转瞬而逝,9年想必也会在不经意间流逝。9年之后,会怎么样?我们将见证这个9年。(姜伯静  首发iDoNews 专栏)

个人微信:jiangbojing-2014

微信公众号:jiangbojing2013,或搜索“姜伯静”,或扫描以下二维码